患者行髋关节微创术后无法行走,医院被指态度冷漠

   日期:2021-08-03     浏览:103    

公平正义是执法司法工作的生命线。要抓住关键环节,完善执法权力运行机制和管理监督制约体系,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办理、每一件事情处理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9年1月11日,我在上海第六人民医院进行髋关节微创手术,后面患侧不停的摔跤,右侧手脚僵硬发麻,3个月没好还严重了。后面就一直在求医的路上,半年脚趾都僵硬了。当年11月4日,华山医院确诊为复杂性痉挛性截瘫。”日前,在上海求学的湖北当阳籍青年女子徐某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我看病花了有60万元了。手术前我可以走,手术出来后不停摔跤就坐轮椅了。去看医生,医生说不仅白做了手术而且还影响后续治疗。在后续维权过程中,涉事医院态度冷漠,令人心寒。

    我叫徐某,女,1988年10月出生,汉族,湖北当阳人,在上海12年。自考上海外国语大学,在读时马上毕业了,在2018年过年时摔了一跤。后面大概一个月又摔了一跤,但自己爬起来了不疼不痒没在意,之后还打了羽毛球,后面就感觉膝盖发软,走路感觉不太对,感觉腿抬不起来。去长海医院看了3次补膝盖软骨的药没好,开始着急了,骨科主任看了说我骨头没有问题。                                   

    12月份去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验血,就顺便挂了骨科。医生看了我的片子说骨头没问题,让我看下运动医学科、创伤骨科。骨科分很多种,让我看下胡某、黄某刚两位医生。那天刚好黄某刚在,他检查了一下,让我拍三围的骨科片子,后面看了片子说我发育不良。我说我都30岁了怎么会发育不良,并且我看过的医生都说我骨头没问题。他说他是专业的,一句话打消了我的顾虑。后面打了一针,他让我观察下,观察一个星期看,后面也没有明显变化。第3次就建议手术了,说有90%的机会好。于是我就同意手术了。按髋关节撞击症治疗但没给方案,当时我说不疼不痒不符合这个症状,她说每个人的症状不一样,后来想想六院毕竟是大医院应该不会出错。过了一周说床位紧张,让我周五入院周六手术周日出院。后来万万没想到本以为是王者没想到是青铜。这辈子都被他毁了。

    周五晚上,黄某刚医生一直没给我手术方案,也没见到他人,他的助理给我签了个字。当天很不安,没见到医生特别不踏实,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我找人签了字就回去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可以走。下午两点的手术,出来后6小时不能进食。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马上手术了我看医生没有换手术的衣服而是穿着白大褂,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工作人员特别粗鲁,我刚准备说话就打了麻药晕过去了,都没提前说一声,还有腰以下的手术为什么要全麻。

    从手术室出来,人很虚弱。医生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里面有淤血,并且说话很紧张,尽管他努力克制自己紧张的情绪,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人在说谎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做小动作,讲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怎么可能有淤血,我根本就没摔到,我是先提不起来才倒地的,不疼不痒不可能有淤血,我就感觉右脚不太对,跟医生说他解释是把脚掉起来操作可能会有点不适,可是那种感觉根本不是不适,是脚底与床面放不平。

    后面修养45天,去复查右脚发抖得厉害感觉不对,脚外翻我就感觉是假腿,对他提出质疑还凶我。当一个人说对了他的想法他才会凶你,因为我说对了,3个月锻炼也练了就是不见好,一天三次一次半小时,都是按照他的要求他还说我锻炼太少。开始着急了,做了基因检测全外显子没查出来,加修养45天4个多月了还没好,半年脚趾都僵硬了。总之没好还严重了。还有,去复查的时候为什么要脱裤子看伤口,很不理解,不是看能不能走路就行了吗?疑为医生利用职务之便的猥琐行为。

    6月份去华山医院,我讲了我的情况医生都问我为什么要开刀,后来医院开了药脚有放松的感觉,但还是走不了,打个喷嚏就直接倒地完全掌握不了平衡,并且每次摔跤都是右侧。6月19日去瑞金医院,医生曹某说不仅白开还影响后续治疗。一路哭回去的,其他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后面就一直在就医的路上,吃药也不见明显好转,不停的摔跤站不稳。11月4日,华山医院最权威的专家做了一系列检查确诊为复杂性痉挛性截瘫。住院期间那时跟六院说开错刀了,他助理说你怎么不早说,后面打电话就不承认了,说走法律程序,态度蛮横。第三次就不接了。这样的医生还在医院继续治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后面投诉至上海徐汇区卫健委,好不容易让我朋友找过去说明了情况,他们说要汇报领导后给我答复,最后他们领导敷衍的说这事不归他管。请问卫健委的领导到底是干嘛的?拿国家钱公务员就这么服务老百姓的吗?

    2020年8月14日,得知瑞金医院神经调控可以缓解痉挛状态,于是做了神经调控。给我看病的的瑞金医院的医生又刚好是六院和华山医院介绍给我的,2021年4月给我看病的曹某刚好跳槽到六院,找他看病的时候并要了我打官司的所有资料,刚好上海所有内科医生也都是认识的。做完手术修养了一个月,9月开始康复,每个月两三万元康复费用。10月份去办了残疾证二级、低保证,因为没有收入,高额的康复费用让一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3岁时母亲离家出走丢下我和爸爸,我还没结婚,家里还有年迈的父亲,让我以后怎么办?爸爸不方便照顾,出去打零工挣钱看病,还要找陪护压力实在太大,实在无力承担。

    从2020年7月起诉到静安区法院,鉴定排队大半年了,鉴定需要这么久吗?中间不停的催,就是鉴定它也有个时间限制,每次都是等法院通知。后来上海有名的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说改徐汇可能会快点。

    2021年4月30日,徐汇区医学会医疗鉴定部门致函徐汇区法院称,该会于4月26日收到由徐汇法院委托的本人与上海六院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委托函及所附移交材料,经审核,符合有关规定,予以受理。六院提交材料2个月不符合标准,5月法官就让我鉴定了。这中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不得而知。

    我这个手术,要每3—6个月去上海调一次参数才能维持走。这次去调参数,医生居然告诉我体位调节为什么没开。上次在瑞金医院调参数,神经外科的占主任安排的,非常生气,我都康复大半年了,等于做了几十万元的手术,最佳康复时间一年错过了。这让我感到无法理解,难以接受。

    我现在需要拿到片子继续治疗,因为腿在不断恶化,因为做过神经调控身体有电极拍不了核磁,所以希望快点做好鉴定拿到片子才可以继续治疗。希望有关部门对此予以高度重视,督促医院承担应负的责任,先垫付一部分费用,减轻一点负担,并依法给予赔偿,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患者合法权益。

来源:晨报资讯   转发自http://www.12hnews.com.cn/news_society/292644.html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证件执照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沪ICP备15004130号-1
Processed in 0.055 second(s), 14 queries, Memory 0.77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