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印】“合宿”小记 —— 竹影

   日期:2016-02-18     来源:竹影    浏览:46598    
核心提示:95.合宿小记 竹影 10月7--13日应日本《中国武术健身协会》邢雁灵会长(中国武术七段、中国武术一级裁判员)之邀,前往参加该协会
“合宿”小记 —— 竹影
        (中国健康产业第一门户世登网报道)10月7--13日应日本《中国武术健身协会》邢雁灵会长(中国武术七段、中国武术一级裁判员)之邀,前往参加该协会举办的一年一度“合宿”活动。
       会长邢雁灵少习武,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后在《福建中医学院》从事武术教学与训练工作。期间,又到《武汉体育学院》“武术专项班”深造。具有较高的武术技术和理论的造诣。1992年她赴日本就职于《东京菅原总合武道馆》“武道出版部”。工作期间她发挥其武术专长技能,在日本民间与大学中传播中华武术。特别是她在《东京菅原总合武道馆》、《津田塾大学》、《法政大学》《东京女子大学》担任常勤讲师工作,所传授的太极拳及中国传统强身、健身法,获得广大习练者的喜爱和赞颂。 “2005年她在《国际冲绳刚柔流空手道联盟》委员,《东京菅原总合武道馆》馆长菅原铁孝师傅和众多追随她习武的学员们支持、帮助下,创建了《中国武术健身协会》,菅原铁孝先生兼任该会的副会长。
       自此,她依托“协会”组织,遂将多年来为在日本弘扬中华武术,造福民众健康的许多思索,逐渐加以实施,获得众多“粉丝”、“追随者”的信任,协会得到不断壮大…。一个独闯异国它乡,外表看去显的“弱瘦”女子,凭借着信念、勇气和纯熟武技,逐步实现理想,令国内武术人刮目。“协会”成立10年间,她举办无数期的传授武技教学、演示活动。每年举办“合宿”等集体活动,总结经验,展望未来……。
        我与邢会长的相识可追溯到90年代初,那时,我曾被邀担任中医系统的武术比赛大会的裁判工作,在哈尔滨市举办的赛会上认识她。那时她是“福建中医学院武术队”的教练,率队参赛, 也算“福建老乡”吧!称之为“老朋友”亦不为过。
       赛后没多久,听说她到日本发展。对她在日本传武的情况,也时有耳闻。几年前,在厦门举办的“海峡两岸武术交流会”上遇见。今年一次与她的电话联系中,获邀参加她在日本创建的《中国武术健身协会》2015年的“合宿”活动。
       “合宿”,对我来说并非首次,也不陌生。曾记得1987年应《东京日本太极拳协议会》前野兹作会长之邀,前往东京,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太极拳、八卦掌的教学活动。那时,我住在在日本留学的金光一先生临时租住的家里,他也是我的日语翻译。教学过半时间后的一天,他告诉我,下周协会安排3天的 “合宿”活动,合宿地点是 “日光国立公园”。当时,我首次赴日教拳,也就简单地理解为紧张教学活动后安排的“短期调整”。 (中国健康产业第一门户世登网报道)
      然而,一早从住家乘上车后,就发现协会参加合宿的学员分乘十余辆车,排成车队,有序地驶向目的地---- “日光国立公园”。
      在行驶的途中,金光一似乎看出我对安排此次活动的不解,就主动向我介绍 “合宿”的含义。他说,这是一种日本独特文化的活动,带有“集体研修”、“强化训练”为目的。通过这种集体形式、互助行为,一致行动的形式,来巩固、提升前二周太极拳、八卦掌学习和训练的效果。当然,更重要的是增进成员间的相互了解,加深彼此的感情,促进集体和谐。合宿住地会选择风景优美、环境清静的城市近郊。“合宿”时间一般都安排2~6天间。这次“合宿”地点选在“日光国立公园”,时间为3天。
      一切正如金光一所说的,“合宿”既是调整,也是另种形式的训练,提高。每天二遍功,课的量和强度,己大过平时。当然,还有宽裕的时间来参观作为文化和宗教中心的“ 日光国立公园”。大多印象己在记忆中淡化,但对一幅刻着三只猴的浮雕,依然留下极深刻的印象。其中一只以双手捂嘴、一只以双手捂耳、一只以双手捂眼,有说是当初日光佛教派所信奉的“三大教条”,而给我留下的是一种哲理的暗示。山山水水总体感觉是美极了…另有庭院、庙宇带有中国式的建筑形状,雅致幽静的观感,还依稀浮现。那次活动瞬间结束。后来的 “合宿”,是在应邀赴大阪、函馆讲学中,多次获得兑现。但退休后十余年,虽也赴日讲过学,但均未参加 过“合宿”活动。
     《中国武术健身协会》首次邀我参加“合宿”的活动,并未用“讲学”“交流”的名义,而以“合宿”的名目相邀。自然,勾起对旧时的追忆,我依然停留在原来的思路上。然而,与邢会长的电话沟通后,让我对日本《中国武术健身协会》所办的“合宿”活动有了新的认识。她诚恳、认真地咨询我,“合宿”期间,能否上堂理论课,介绍一个拳种小套。我坦然应允,略加思索后,感到大多学员是以太极健身为主修,理论课内容仍围绕“太极拳”这一主题。而技术课,还是按前的思路介绍“形意拳”或者“太极刀”。她回应,“形意拳”已有教授来讲授过多次。“太极刀”器械,一下子难以觅得数量,看看能否改一项。我说:那就少林拳吧!没想到她竟果断地说:好的,就少林拳,动作简短些,因仅用2~3小时作介绍,还要让参与者掌握。我说 “少林罗汉十八手。”她说“好,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通过简短的电话交谈,确定了我参加“合宿”的任务。放下电话后,我推测现时的“合宿”已有了新的变革。更让我似乎觉察到,邢会长所主持的协会,不仅重视太极拳技术的教学研究,还重视传授拳理的传播,以理论与技术相结合,努力传播中华武术,使日本太极拳练习者,获益更多,提高修身健体的效应。而且立足于拓宽中国武术的层面,不仅向学员们介绍太极拳,还传递中国武术更多拳种的健身价值。细心者对协会的名称《中国武术健身协会》中也可觅其一斑。她强调的是“武术健身”决非某拳种,某功法的健身,具有远瞻性,可发展性。所以在我提出“少林拳”后,她竟然,一口应允。细思之下,我甚赞同这一理念。因此,我预测此行“合宿”定然会成功,当然,作些必要的准备,我还是很认真的。 (中国健康产业第一门户世登网报道)
       10月7日我顺抵日本,入驻菅原铁孝先生所开办的《东京菅原总合武道研究所》宿舍。菅原铁孝先生也是日本《中国武术健身协会》的副会长,早在1993年,我随“上海访日教练团”前往日本大阪市与《大阪太极拳协会》进行交流活动期间,到东京访问时,经邢雁灵会长的介绍而认识。并在“道馆”中与他作了“武道”交流。由于对“武”的理论与技术诸方面的认识与观点相近,话极投机。此后,渐成“武友”。虽离此馆已有22年,依然眼熟如常,与前的格局未有大变化,唯菅原先生的儿子已继承父业,父子2人共同为日本武道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听菅原先生说他所整理的《日本刀》一书即将出版,我静待拜读赠书。
       邢会长精心安排我的活动。由于 “漫话太极拳”所讲的内容涉及面较广,如“太极拳是拳,不是舞”“太极拳的传统与现代”“太极拳圆、匀、缓、匀说”“太极拳 ‘意识’的试解”…,需讲2亇多小时,如在2天的“合宿”期间进行理论课报告,时间安排过紧。因此,提前在“合宿”之前于8日晚上,作报告。邢会长自然是我的翻译,她是行家,对我讲的武术专业用语、古词句,翻译的准确、明了,还在白板上,用端正字体,书写版书,以补充词意,是我在海外教学中翻译最好之一位,收到很好的讲学效果。学员听讲认真,还有埋头做笔记的,倒令我难忘怀。
       按“合宿”计划,11日中午抵达《箱根高原宾舘》。下午2时,百余“合宿”人集中在宾舘内设大礼堂里,学习“少林罗汉十八手”。我在舞台上动动教传,台下习者认真学练,邢会长、菅原副会长亲自领做。原先担心只安排一次大课,对仅仅练过太极拳…又没长拳基础的“合宿”者,无论如何难学会整套“硬开弓”“金勾挂”“鸳鸯腿”…18个动作。此拳路在国内专业学校教学中,至少要安排4个单元的大课。然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做到了。奇迹就在眼前出现了,“18手”依葫芦画瓢,竟然画下来了,而且画得还不错。显然“协会”尝试推介“多项武术健身”是可行的。
       教学结束后,按惯例要展示一下武技,欢乐收场。邢会长一马当先,一套陈式太极拳,练得风起云涌,其刚柔相济、折叠缠绕、快慢相间等运动特点,表现的十分到位,果然,这是她数十年不辍武功的写照,令人佩服。我已七十好几的人,高挂“免练牌”,也合常理,不过作为一个老武术人,借此机会,展示一下中华武术文化的传统技艺与强身壮体的功效,也有它特殊的意义,为此我也耍了一趟“云刀”,还走了遍“心剑”。当然,邢会长与我演示的拳、械,都获得掌声、喝彩声,谢谢捧场!
       晚上,全体“合宿”者聚餐会,有多人发言,大约是作一年协会的小结吧!语言虽不通,听不明白,也不可能给单独翻译,而靠海吃海鲜,不用绍介也会对美食加以品味… (中国健康产业第一门户世登网报道)
      12日大好天,太阳还未露脸,全体步行到海边,一眼望去平静的海水上,闪着条条白光,太阳即将升起的预兆吧!临接着海水的沙滩,湿瀝瀝的,然而,指挥教练己吆喝着整队,很快在沙滩上站好练习的队形。而后,“随身机”响起,人们随着音乐节拍,手舞足蹈。一曲又一曲,一套又一套,太极拳,各种功法尽展示。“合宿”者专心于运动,连太阳怎么跃出、升高都未觉察。显然,运动加上阳光的照射下,体温渐升,学员们脸颊上汗水已显见 。我习惯晨练1.5小时,因此也在堤岸上慢跑、练功,不觉间,已经完成日常的计划。但是,沙滩上的人们意犹未尽,还响着乐曲,还舞动不停。推测集体晨练己耗时2个小时吧。
      早餐后,又回到复习“少林罗汉十八手”的科目上。上午的练习馆较小,将“合宿”者分为二组,轮流在室内练习。我注意到的是,邢会长领做,一遍又一遍,一套又一套,反复无休止地练习。“合宿”者自然意识到,“合宿”结束后,新学的套子与动作,必须独立完成,趁此机会,进行強化、巩固是最重要的机会,沒人停歇,可想这是多么疲劳的2小时。交换另一组,依然如前。这时,笔者提醒邢会长,该休息一下,用不着套套领做。但她说,身教重于言教,数十年来,坚持如一,我无语了。
      上午的复习课结束,主持者要我讲几句,我说,拳友们学习中华武术的精神令人感动,也预祝习武、修身、壮体益无穷!协会更为兴旺发展!
      “合宿”结束,在驱车回家的途中,我深感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不论在何地,都应让武术成为造福于人类的健康,发扬光大!
      回国后,给邢会长的第一亇电话除了问候,更多的是询问,“少林罗汉十八手”还有人在练习吗?回答是肯定的。还告诉我,学员喜欢我表演的“心剑”。我想,在美国爱舞“云刀”的较多,或许这是东西文化的不同,而产生的落差,而我从中获得启示,更应努力整合“云刀”让它出彩,让更多日本拳友喜欢! (中国健康产业第一门户世登网报道)
2015-12-22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证件执照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沪ICP备15004130号-1
Processed in 0.497 second(s), 14 queries, Memory 0.77 M